128520
BBS
何でもお気軽に書いていってくださいね。
Nogoon gerege / Delhiin Mongolchuud Mongol eh orondoo
Дэлхий даяар тархан суугаа Mонгол туургатны НОГООН КАРТ буюу "ХӨХ ГЭРЭГЭ" төслийг санаачлагч Цахим Өртөө Холбоо, 2012 оны 1 дүгээр сарын 23-ны өдөр ХЭВЛЭЛИЙН БАГА ХУРАЛ хийж уриалга гаргалаа.
Бүрэн эхээрээ



No.1517 2012/01/23(Mon) 23:21:06
特別講演のお知らせ / NPOモンゴル文字会
http://yokohama-c-forum.org/summary/summary_F2012038.html

JICA主催の「よこはま国際フォーラム2012」の中で、NPO法人モンゴル文字会も講座を開講いたします。

現在、多方面で御活躍なされている社会言語学者フフバートル先生をお迎えし、モンゴル文化のお話や、未来を担う日本とモンゴルの若者達に向けたお話をして頂きます。また、講演後には、先生を囲むお食事会も予定しております。

ご関心があおりの方は、是非足をお運びください。詳細は下記の通りです。


演題:「モンゴル文化とモンゴル文字」 フフバートル(昭和女子大学教授)

日時:2012年2月12日(日)14:00〜14:50

場所:JICA横浜(横浜市中区新港2-3-1) いちょう・やまゆり(部屋の名称)

桜木町駅から:汽車道、ワールドポーターズ、サークルウォークを通り徒歩15分
関内駅北口から:馬車道経由でワールドポーターズ方向に徒歩15分
馬車道駅(みなとみらい線)4番万国橋出口から:ワールドポーターズ方向に徒歩8分

※駐車場はございませんので、周辺の有料駐車場をご利用ください。

参加費:500円
主催:モンゴル文字会


フフバートル略歴
1958年生まれ。モンゴル族。吉林大学外国語学部日語日文科卒業。大阪外国語大学大学院東アジア語学研究科修士(文学)。一橋大学大学院社会学研究科博士(社会学)。昭和女子大学人間社会学部現代教養学科教授。『モンゴル語基礎文法』(共著)、『続モンゴル語基礎文法』、『変容するモンゴル世界――国境にまたがる民――』(共著)、『近現代内モンゴル東部の変容』(共著)、『中国辺境地域の50年史』(共著)等、著書多数。

No.1516 2012/01/16(Mon) 15:44:35
Mongol Turiin Mini Golomt Badrag !!!! / ardiin nam
Photobucket
No.1515 2011/12/31(Sat) 07:00:52
Undestnii tusgaar togtnoloo sergeen tunhaglasnii 100n jiliin oin mend hurgie! / ardiin nam

No.1514 2011/12/31(Sat) 06:55:22
Undestenii Tusgaar Togtonoloo Sergeesenii 100 jillin oid zoriulsan Mendchilgee !! / ardiin nam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No.1513 2011/12/31(Sat) 06:45:41
Gerel zurag tuuh o`guulene / Tokyo
Gerel zurag tuuh o`guulene.
Mongolyn Ardchilsan Holboo anh baiguulagdah hurald, Mongold durvej amidarch baisan Ovormongolyn uls turiin durvegsed Gonchigsurengiin Tsengelt, Huhhad, N.Tumenbayar nar ezen Chinggis Khaany surgal-g Mongol bichg...eeree hicheenguilen zalj bayar hurgej baisan yum. Mongolyn Ardchilsan Holboo baiguulagdaj Mongold ardchilsan huvisgal o`rhoj tuuhen uil heregt , Ovormongolchuudaa to`loolj bayar hurgej baigaa ni ter yum.
Gerel zurgan, Ovormongolchuudyn bayaryn mendchilgeeg huleen avch olond taniltsuulj baigaa Ts. Elbegdorj guai.

Tumen tumen ardaas
Tur yosniig medegch hun ulemj ,
Hol hemeen buu tsoh. Yabbas huruyu.
Hund hemeen buu tsuh. Urgubesu daayu.
-Chinggis khaany surgalsaas
Shyaragchin mogoi jiliin ovliin ......
Tselgelt. Huhhad. Tumenbayar

Hii Mori Mand gesen 3 useg ni 1981 ony 9 sard, Ovormongold o`rnoson Hyatadyg eserguutseh Mongol uyutadyn eserguutsliin ho`dolgoonii biligdliin ug yum.
Ene uil yavdalyg Hyataduud Panmongollism gej zoriud guivuulan huleej avch baisan gedgiig , nuuts aldagdsan Hyatadyn turiin mash nuuts alban bichigt ene hergiin tuhai bichij baisnaas oilgoj boloh yum


No.1511 2011/12/28(Wed) 23:09:55

Chimee sambaraas / Chimee sambaraas

No.1512 2011/12/28(Wed) 23:18:38
Mongol undesnii erh cho'loo, tusgaar togtnoloo sergeesnii 100 jiliin tuuhen oi / Mongol orny gal golomt mandan badrag !



No.1508 2011/12/28(Wed) 22:59:14

Re: Mongol undesnii erh cho'loo, tusgaar togtnoloo sergeesnii 100 jiliin tuuhen oi / Mongol orny gal golomt mandan badrag !

No.1509 2011/12/28(Wed) 23:01:26

Re: Mongol undesnii erh cho'loo, tusgaar togtnoloo sergeesnii 100 jiliin tuuhen oi / Mongol orny gal golomt mandan badrag !
Ц.Элбэгдорж: Монголчуудаа олуулаа болцгооё, Монгол нутагтаа ирцгээ! Миний Монгол мөнх оршиг
http://news.niigem.mn/content/26585.shtml?selected=1

No.1510 2011/12/28(Wed) 23:04:15
モンゴルでの“南モンゴルのモンゴル人たちのために一緒!”集会がテレビニュース番組で報道されました / ‎"Өмнөд Монголчуудын төлөө хамтдаа" жагсаал SBN телевизээр

No.1496 2011/12/11(Sun) 12:44:05

外蒙古合并(统一、回归)问题分析 / 天涯转贴
>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worldlook/1/419599.shtml
外蒙古合并(统一、回归)问题分析
  
  一、 外蒙古的分裂与中国人的“秋海棠”情结
  
  外蒙古分裂的功过是非不是本文想要重点论述的,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现在去考证到底是谁在外蒙古分裂的历史事件上应该负什么样的责任,本文认为是没有多少现实意义的。本文的基本基调是承认外蒙古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即成事实,在此基础上考虑中国在外蒙古问题上还能不能有所突破。
  外蒙古的独立问题对大陆公众来说本来是一个陌生的问题,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与普及,导致一些据说是出自台湾的帖子,诸如《外蒙古独立始末》等在大陆网站上广为传播,使这一历史问题逐渐进入大陆公众的视野。本文无意评价这些帖子,有兴趣的朋友在网上一搜一大把,自己去看自己判断。作者只简单的说一下自己的观点,俄罗斯,后来的苏联政府为了保证自己远东大铁路的安全,对中国的外蒙地区进行了长期的渗透与收买,以中国当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的国力来衡量,无论是哪个党执政,都是无法阻止事实上已被苏联控制的外蒙古独立的,也就是说,外蒙古的独立是当时中国衰落的国力使然。
  外蒙古的分裂与独立是中国辛亥革命后丧失的最大领土,这一历史事实成了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痛。作者认为,不能把这种伤痛感和屈辱感简单的归结为民族主义情绪作祟,毕竟,在中国,不能守住自己祖宗遗产的子孙被称为“败家子”,中国的传统文化对“败家子”是鄙视的。可能正是因为丧失外蒙古大片土地所产生的屈辱感,导致了在中国人“秋海棠”情结的产生,即对中国曾经的版图的向往。近年来,有关外蒙古问题的话题在大陆互联网上一次又一次的被提及而经久不衰的现象从某种意义上说是这种“秋海棠”情结的外在表现。
  外蒙古问题在中国大陆网络上出现和持续发酵的现象,究其根源,其实是与国际大格局的变迁脱不开关系。从国际上看,1991年苏联作为一个帝国的解体是上个世纪最后10年最大的国际事件,继承了苏联大部分遗产的俄罗斯由于国力衰落而无暇顾及远在远东的蒙古,蒙古失去了事实上的宗主国,其经济状况也接近于崩溃;而中国的情况来看,由于中国放弃计划经济较早,在市场经济体制,当然远不是成熟的市场经济体制的引领下,经济长速度较快。尤其是1997年和1999年香港和澳门相继回归后,民众对国家统一有了更高的期盼。从这个角度来理解,网络上的外蒙古问题热,其实是中国和俄罗斯两个大国国家实力消涨的一种表现。
  
  二、 外蒙古问题是不是一个伪命题
  
  在论述这个问题之前,首先有必要申明一下,笔者是一个现实主义者,绝不是一个民族主义者,所以分析这个问题绝对是从现实的中国国家利益去考量,而不是带着民族主义情绪看问题。
  不管中国人有多大的屈辱感,但中国失去了外蒙古,外蒙古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存在是一个否认不了的事实,这点中国人必须正视,尽管这种正视很多时候不是那么让人舒服。从外蒙古已经是一个独立国家的角度上说,网络上所谓的外蒙古“回归”这种说法其实是一个伪命题,作为地区的香港和澳门回归的说法没有问题,但蒙古就不同了,没有一个主权国家回归另一个主权国家的。但是,承认外蒙古是一个独立国家的事实,是不是就意味着中国永远失去了对外蒙古这片曾经的国土重新行使主权的可能性?对这个问题的分析,实际上关系到对国家疆域与边界的理解。在一般人的心目中,国家的疆域与边界是恒定的和神圣不可侵犯的,但事实上是那样的吗?事实上,只要看一看历史书就知道,国家的边界是会动的,其变动的基本规律就是,当一个国家国力强盛的时候,其边界会外推,相应的国家疆域也扩大,反之则内收和缩小。从国家边界和疆域的变迁规律来看,随着中国国力的持续强,承认外蒙古的主权独立与将来以某种方式合并外蒙古其实并不矛盾。从此角度来说,大陆互联网上关于统一外蒙古的说法也不是一个伪命题。
  讨论外蒙古问题,有一个问题是避不开的,那就是抛开民族主义情绪,从现实主义的角度看合并外蒙古有没用必要。关于必要性问题的讨论,必须用经济学家和政治家冷峻的思考来代替公众激情四射的民族主义情绪,否则,政策的偏差导致的后果将是可怕的。本文在这里鲜明的亮出自己观点,以某种成本最小的方式重新对外蒙行使主权,有此必要性。
  从地缘政治上看,合并外蒙古将让中国获得更多战略纵深,使北京更加安全。这个观点其实是网络上关于收回外蒙古的主要支持观点,笔者在此表示认同。另外,网络上有一种说法,大意是说外蒙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存在将中国和俄罗斯两个有潜在冲突的大国给隔开来,因此,有必要将外蒙古作为一个战略缓冲区而存在。对此,笔者无法表示认同,其实,只要看一下地图就知道,假如俄罗斯沿着当年成吉思汗进攻中都的方向从外蒙古方向进攻北京,外蒙古其实起不到延缓俄罗斯进攻的作用,相反,被俄罗斯控制的外蒙古反而成了俄罗斯军队进攻中国的快速通道。反过来,对俄罗斯来说,外蒙古的存在倒是可能起到一些延缓中国军队向西伯利亚方向进攻的作于,正因为如此,斯大林当年一定要让外蒙独立。因此,外蒙古带给中国的是威胁,带给俄罗斯的是安全,这是非对称的,也就是说,外蒙古是俄罗斯的战略缓冲区,但却是进攻中国的跳板。只有将外蒙古控制在中国手中,北方的安全压力才会减轻,中国北方的国防成本才能降低,这其实已被中国历史反复证明。
  从经济上看,外蒙古的矿产资源非常丰富,合并外蒙古将使我国经济长获得宝贵的矿产资源,这是一个理由,但本文认为,不是主要理由,道理很简单,在国际贸易和国际投资的游戏规则已经确立的条件下,获取资源可以购买或跨国公司直接投资等和平的方式得到。通过贸易或投资方式获取资源,可以不承担当地的社会治理成本,相对于合并一个国家的方式来说,其付出的成本可能更低些。昔日的大英帝国被称为日不落帝国,最后走向衰落的一个重要原因其实统计学家们早已指出,大英帝国广阔的殖民地对英国本土的回报率甚至低于英国在殖民地投入的治理成本,这也从经济学上解释了非殖民化运动能够广泛成功的原因。但是不是说中国在将来的某一天合并外蒙古在经济上是得不偿失的?对这个问题要注意,国际贸易和国际投资规则允许一国用货币换取另一国的资源,这种资源可以是石油、铁矿等等,但迄今为止,土地这种最基础的资源一般不会被大量出售。大家应该非常清楚中国的基本国情,那就是地少人多,人口与资源的矛盾非常突出。而外蒙古的情况正好与中国相反,地多人少,两者具有一定的互补性。根据网络上能查到的数据,外蒙古现今的人口不足300万,每平方公里不足2人,首都乌兰巴托集中了全国60%以上的人口,可以说土地资源非常丰富。虽然其土地自古以来属于“漠北苦寒地区”,有些地方可能确实不适合居住,但对于缓解中国的人口压力是可以起一定作用的。
  另外,从国内政治来看,在将来以某种适当的方式合并外蒙古,将大大提高国内执政党的地位,获得多数民众的支持,毕竟,这将是一件足以彪炳史册的大事件。
  
  三、 合并外蒙古的方式选择问题
  
  在论述完必要性问题之后,要考虑的问题就是合并外蒙古的方式问题。根据前面的论述,如果中国的国力继续上升,将来的合并实际上就是中国边界与疆域的一次扩展,其扩展所依托的方式无疑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和平手段,另一种则是非和平手段,即借助于武力。从现在的国际秩序来看,武力吞并另一个主权国家逐渐不为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所接受。但并不是说中国应该完全放弃使用武力,毕竟,现在还看不到武力退出历史舞台的迹象。理解这个问题要注意的是,现代国家领土的调整一般发生在世界格局转换的时期,假如将来世界格局发生了有利于中国的变化或者是蒙古境内发生了威胁中国国家安全的事变,中国是可以借助武力促成外蒙古的合并的。其实,如果中国一直对外蒙古当年对中国的分疆裂土不能释怀的话,武力合并外蒙古不失为一种快意恩仇的选择。但应该看到,使用武力的后果也很严重。蒙古族是一个有赫赫战功的民族,在历史上留下了铁木真、者别、拔都、贵由、拖雷、蒙哥、忽必烈、旭烈兀等一系列闪光的名字,其荣誉感很强烈,在蒙古帝国衰落以后,保留一个独立国家的存在,站在蒙古人的立场上思考,是可以理解的。这一点,从苏联曾考虑把蒙古变为苏联的加盟共和国,蒙古人民坚决反对的情况就可以看出。武力合并外蒙古,带来的后果可能反而是在中国产生一个长期的蒙独倾向,给中国带来一系列新的民族问题,不利于中国的发展进步。对于将来可能的对外蒙古的合并,本文的观点是,除非外蒙古威胁到中国自身的安全,或者合并的机会稍纵即逝,中国使用武力合并外蒙古,在除此两种情况外,中国在储备武力应变的同时,更多的应该使用和平的手段,重点依托于经济和文化,对外蒙古实现兵不血刃的合并。本文以下从文化和经济两方面展开论述合并外蒙古的策略。
  从文化上看,蒙古族的文化积淀较单薄,其本身是一个比较易于被同化的民族。这个观点不一定大家能够接受,但只要看一下蒙古帝国崛起和衰落的历史,就应该承认这是一个事实。铁木真的黄金家族历经三代,建立了一个地跨欧亚的庞大帝国,其疆域面积囊括了当时已知世界的五分之四,战功不可谓不卓越,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为什么蒙古帝国很快分崩离析,文化在其中起了关键的作用。成吉思汗开始起兵统一蒙古各部落时,蒙古民族甚至没有本民族的文字,后来,才在回鹘人塔塔统阿的帮助下,创立了最早的蒙古文,称为回鹘式蒙古文。其后历经几百年,蒙古族人又先后创设了四种蒙古文字,但一直没有形成世界通行的全蒙古族人统一的文字。一个文字历史较短且不统一的民族,当然难以形成自己治理国家的方略和理论体系,只有用被征服地区成熟的管理方式进行治理,加之于蒙古民族人口较少,被被征服者同化也在情理之中。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同在蒙古帝国版图之内的钦察汗国被整体伊斯兰化,而元世祖忽必烈则接受了汉文化等现象。蒙古族易于在文化上被同化的事实也解释了当前外蒙古的一个现象,就是外蒙古地区脱离中国刚过去了短短80年左右,但街道、建筑等已经具有了浓厚的俄罗斯风格,苏联解体后近年来蒙古西方化严重的现象也得到了解释。同时,更深层次的东西我们应该注意到,正是由于外蒙古当年脱离中国,投入苏联的怀抱,苏联对其精英阶层和普通百姓进行了长期的反华思想的灌输,导致了现今蒙古人对中国的一些不友好现象。从文化这个层面来理解,如果以后的中国想要在外蒙古问题上有所作为的话,我们现在要做的首要工作应该是文化先行。具体可以按以下方略展开,首先,应由政府出面,可以是中央政府,也可以是地方政府,在蒙古国境内宣扬中蒙和平共处、互不侵犯,也就是对中国的国家形象进行公关,塑造出一种有中蒙友好的氛围。要注意的是历史敏感问题暂时不要去触碰,以降低蒙古人对中国提防之心。这样做的好处是有利于扩大蒙古政治舞台上的亲中派力量,为后续工作减少阻力。网上传蒙古大呼拉尔,也就是议会的部分议员曾提出回归中国的议案,不知道这个消息的来源是否真实可靠,但蒙古政坛上有亲中派也是可以肯定的,我们要做的工作就是扩大他们的力量。其次,中国的大学应该在对蒙古的文化渗透上发挥一个重要的作用,政府应该对大学提供政策支持,鼓励各大学深入到蒙古国境内自主招生,这名义上是帮蒙古培养人才,但到中国境内生活和学习过得蒙古人,到毕业归国时,很可能已经接受了中国式的思维方式并积累了对中国的好感,成为了一个中国化的蒙古人。这种受过中国教育的中国化蒙古人在蒙古总人口中的比重越大,中国未来和平合并外蒙古受到的阻力也就会越小。最后,在两国的合作达到一定的水平时,可以考虑两国谈判,开放边境,实现人员自由流动。这个工作很可能受到蒙古精英阶层的抵制,因为中国人口太多,蒙古人口太少,如果边境开放,带来的结果将是蒙古境内站满了中国人。其实,这个谈判中国并不需要得到蒙古对中国开放边境的承诺,谈判其实只是中国表示尊重对方作为一个主权国家的一个姿态,只要蒙古的亲中力量达到一个合适的状态,中国可以大度的单方面对蒙古公众开放边境,而并不一定需要蒙古对中国对等开放。这个做法可能不被理解,但只要想一想就明白,蒙古总人口只有不到300万人,且蒙古百姓世代居住在“漠北苦寒地区”,自然环境恶劣,最大的问题是缺水、缺蔬菜、缺水果,富裕的南方是其历来向往的地方,南方对其有强大的吸引力。假设300万人都到中国境内找到工作,不回外蒙了,中国则可以通过政策将外来的蒙古人引导到各省不同的地方分散居住,这300万人相对于中国的人口来说就是一小撮沙子,很快就淹没在中国的人口大海里了。而这时的外蒙已经人去地空,蒙古将面临税源枯竭等一系列的难题,跟中国合并则水到渠成。假设中国对蒙古边境开放后,蒙古人像候鸟一样在中国和蒙古之间飞来飞去,那也是有利于中国的,这些老百姓到了中国后,为了在当地生存,不得不学习与当地人的交往方式,不知不觉中,蒙古大量的老百姓也将会被中国人所同化,蒙古的全民亲中意识也就被培养出来了,到时,中国再配合以财政、货币等经济手段,则和平合并外蒙古的时日也将不远。当然,以上对蒙古单方面开放边境的策略并不排除对蒙古人进入中国进行犯罪活动的打击。
  从经济上看合并外蒙古的问题,首先应该对外蒙古现今的经济状况和今后的发展趋势有一个客观的判断。在网上看了些有关蒙古经济情况的帖子,感觉相当大的一部分中国公众对外蒙古经济状况的认识还停留在20年苏联解体的时候,想当然的认为蒙古的经济落后,人民生活困难。应该看到,苏联解体初期,由于对蒙古的支持几乎断绝,来自前苏联的对蒙古畜牧业产品的需求剧减等宏观经济环境巨变的因素影响,蒙古经济确实接近于崩溃,记得若干年前世界银行有一份统计,蒙古曾经是GDP垫底的国家之一。但是,那是20年前的情况了,近年来,蒙古也在努力的对内进行经济体制改革,产权制度进行较彻底的重塑,市场经济体制的框架已经建立,加之于和中国这个全世界经济长最快的经济体的地理距离较近,其经济长速度很快。需要说明的是,一个人口较少的小国和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国,两者在人均GDP长速度方面进行比较,显然是前者更具有优势。也就是说,人口只有不到300万的蒙古和人口数量接近14亿的中国相比,蒙古的GDP总量无法与中国相比,但其人均GDP在不久的将来很可能超越中国,而人均GDP是衡量公众物质生活水平的一个更有意义的指标。这个判断实际得到了公开数据的支持,仅仅经过短短几年的经济长,蒙古国2011年的人均GDP已经达到3000美元(中国人均GDP达到3000美元的时间是2008年),而经过了30多年改革开放的中国,截止到2010年,人均GDP尚不足4500美元。据蒙古国现任政府总理巴特包勒コ预测,蒙古的人均GDP在2016年将超过10000美元。上面的数据已经很清楚了,只要不出现一些小概率事件,蒙古近几年来经济的基本面形势不发生大的变化,中国公众在几年后可能得接受一个现实,经济曾经非常困难的外蒙古,其老百姓比我们更为富裕。想要通过中国的“富裕”来吸引外蒙古“回归”的想法在几年后就将不切实际,到时可能就不会再出现蒙古议员提议回归的传言。
  以上是对蒙古经济长趋势的一个客观判断,这个判断并不是说中国在外蒙古问题上经济手段将无所作为,毕竟,在可预见的将来,蒙古的人均GDP可能会超越中国,但整体经济实力远在中国之下。观察蒙古近年来的经济长,可以看到蒙古长的动力主要来自于矿产资源的出口,其中相当大比重销往中国,对华贸易量占去其对外贸易总额的一半以上,即中国因素是蒙古近年来经济长的主要动力,蒙古搭上了中国经济长的车,蒙古经济对中国经济具有了较大的依赖性。究其实质,蒙古对中国经济的依赖其实源于蒙古的地理环境,蒙古是一个只与中俄两国接壤的国家,没有出海口,北面的俄罗斯由于本身是一个资源大国而对蒙古的资源需求较少,蒙古的矿产资源运往俄罗斯经济较发达的欧洲地区其运输成本也较高(笔者认为,俄罗斯企业参与蒙古资源开发其政治考量要大于经济利益,主要是避免蒙古一边倒的形成对中国市场的依赖)。而南面的中国经济长速度很快,对矿产资源的需求量巨大,向中国境内运送资源的运输线路最短,其成本相对最低,除此以外,蒙古向韩国、日本等任何一个国家输送资源的运输成本都必须从中国或俄罗斯过境,其运输成本都将不可避免的提高(通过俄罗斯过境的运输成本要高于通过中国过境的运输成本,因为在过境俄罗斯所要用到的铁路线路要长于过境中国所要使用到的铁路线路。因此,即使蒙古要做过境贸易,使用中国的铁路线的成本也是最低的),反而不如直接销售到中国有价格优势。分析了蒙古的对外贸易的基本形势,中国在将来促成外蒙古合并的经济手段就非常清楚了。中国应该因势利导,尽最大的可能让蒙古经济形成对中国市场的高度依赖,中国要尽力成为蒙古资源的具有垄断特征的买家。当然,中国购买蒙古的矿产资源的过程中,中国的企业不能因为目前蒙古国内或多或少的存在对中国的不友好态度趋于保守,国家相关部门应该鼓励国内企业对蒙古的资源性行业进行跨国直接投资,直接参与蒙古资源的开采工作,否则,对外蒙古资源购买的优势可能在将来转变为劣势,蒙古反而利用资源输出地成本优势在其他方面向中国施压。在这种可能转变中,资源的开采权至关重要,要形成的效果是,中国可以购买蒙古的资源也可以不购买,减少购买则蒙古的经济长率下降。如果以上的场景在将来出现,中国则可通过双边协议的形势,推动中蒙贸易用人民币结算的比重(如果届时人民币区域化的目标已经实现,则这个工作就可以省去不做了),将中蒙经济更紧密的连接成一体,当这种一体化的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的时候,则可以双边协商前面提到的边境开放,人员自由流动的问题。当文化的同化和经济的整合到了一个令人较为满意的时候,通过一定的政治手段促成行政权力的划分应该也是不难的事情。关注楼主收藏转发至天涯微博

No.1505 2011/12/19(Mon) 02:02:07
以下のフォームに記事No.と投稿時のパスワードを入力すれば
投稿後に記事の編集や削除が行えます。
298/300件 [ ページ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 38 >> | 過去ログ | 画像リスト ]